广告发布联系QQ:2806149615

又获200亿授信,雪松控股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?,买卖股票手续费

股票实战 股票实战 12月08日
又获200亿授信,雪松控股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?

燃财经(ID:rancaijing)原创

作者 | 黎明

编辑 | 魏佳


这是一家低调的世界500强。

2018年收购中江信托以前,雪松控股这家公司在公众中并不知名。直到它接盘明天系资产,拿下金融业稀缺的68块信托牌照之一,这艘实业界的民营航母,才在大众视野中浮出水面。

在大部分人眼中,这家公司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实际上,它早已在业内低调潜行多年。

2016年,雪松控股营收1570亿元;2017年,它以2210亿元营收问鼎“广州第一民企”;2018年,雪松首次入围《财富》世界500强;2019年,它排在世界500强第301位。

除了排行榜上的亮眼成绩,这家民营企业正在成为主流金融机构的“座上宾”。

12月6日,雪松控股与中国农业银行广东省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根据协议,广东农行将为雪松控股提供200亿元的授信支持。除此之外,双方还将在国际业务、资金结算、个人金融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。

又获200亿授信,雪松控股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?


农业银行、200亿资金、民营企业,这在业内并不多见。实际上,雪松控股正是那个“打破局面的人”。

早在今年5月,雪松控股就获得了中国工商银行广州分行200亿元授信支持。此次农业银行也入局加持,说明雪松在主流金融机构中获得了普遍认可。基于工行、农行的银企联手,雪松控股在讲一个怎样的故事?

200亿元授信背后的深意

雪松控股的前身君华集团创办于1997年,总部位于广州。2015年,掌门人张劲整合君华旗下产业为雪松控股集团。

从传统地产业起步,这家民营企业在过去22年中,衍生出了大宗商品贸易、化工新材料、供应链产业、社区生态、文旅产业等业务,成为了综合性产业集团。

对于大部分民营企业而言,融资难是企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一大难关。虽然政府在金融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出台了很多支持政策,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深长城、融资贵、融资慢的问题仍难得到有效的缓解。

事实上,银行积极性不高的根本原因是银企信息不对称,造成银行尽调成本高、风险大,中小微企业普遍缺少有效的抵押物或质押物,又不愿意承担高额的担保费用。

相比中小微企业,占据行业优势地位、资金实力雄厚、业务发展稳健的大型企业,在银行融资方面则具备优势。而在责任的履行方面,大型企业同样具备较好的信用和实力。

于是,一种基于银行和大型企业之间的银企合作模式诞生了。

“1+1+N”模式,是指银行给核心企业授信,把对接中小微企业的任务转移给核心企业,银行回归金融支持和服务职能,借助核心企业的优势和经验,赋能中小微企业。这样既能满足核心企业和产业链中小微企业发展的资金需求,也让银行获得更多的综合收益。

中国农业银行首席专家,广东省分行党委书记、行长朱正罡在签约仪式上表示,银企双方将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深化合作,一是多维度的融资合作,二是专业的国际业务合作,三是全方位的资金结算服务,四是优质的个人金融服务。

又获200亿授信,雪松控股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?


根据雪松控股与广东农行签署的协议,广东农行为雪松控股在资金管理、融资等方面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,并在不违反有关规定前提下执行最优惠的资金利率和费率。广东农行为雪松控股提供的200亿元授信,包括但不限于经营周转贷款、项目贷款、债务重组资产并购贷款等间接融资服务、债券承销等直接融资服务、提供发行及投资企业债、公司债以及资产证券化、重组并购等投行类服务。

在这样的合作模式下,雪松控股获得了发展所需的金融支持,提高了对产业链上下游的支持和把控能力。农行一方面可以更好控制贷款风险,降低对接大量中小微企业的工作强度和风险敞口,同时可以加深对行业的理解,更好对接产业链上中小微企业大量的金融服务需求,提高中间业务收入水平。

这种双赢的模式,为金融机构在服务实体经济、支持中小企业发展、产融结合等方面提供了良好的范本。

为什么是雪松控股?

这是今年雪松控股第二次获得来自四大行的百亿资金授信。今年5月广州工行的200亿元,加上这次广东农行的200亿元,雪松控股已经在今年累计获得了至少400亿元的银行授信。

2015年营收593亿元,2016年营收1570亿元,2017年营收2210亿元,2018年入围世界500强,2019年再次入围且比2018年跃升60位。在过去几年里,雪松控股划出了一条亮眼的增长曲线。业内普遍认为,其规模爆发式增长的动力主要源于供应链产业。

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表示,2019年以来,雪松控股在大宗商品领域持续发力,积极构建全球大宗商品产业链,发挥大宗商品产业链服务的传统优势和“区块链+供应链金融”的创新优势,带动周边产业发展。

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业务是雪松控股的主要业务板块之一,它链接上游大宗商品生产方与下游终端用户,在大宗商品贸易的基础上,为终端用户提供多品种、全链条、一站式的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增值服务。

这样的业务模式,显然非常契合银企合作的“1+1+N”模式。雪松控股的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业务,链接了上下游大量的中小企业,对产业链条有一定程度的把控力,而在服务的对接上,可以轻松切入。通过和广东农行合作,发挥核心企业的中心节点功能,将银行的服务半径迅速辐射开,从而达到服务中小企业的目的。

押注长期价值


在多个公开场合中,张劲都曾提到过,雪松控股要做“中国嘉能可”。

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和生产商之一,被称为“大宗商品之王”,控制了大量的上下游资源,其营业额为雪松控股的5倍以上。

这样的超级巨头,在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对产业链具有一定的定价权。对于雪松控股而言,要想成为“中国嘉能可”,除了要扩大规模和体量,还要往上游走,掌控大宗商品全产业链资源。在这个过程中,能否获得源源不断的金融资源支持,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变量。

雪松控股的野心显然不止于世界500强,它押注的是长期价值,是成为具有产业定价权的超级玩家。

又获200亿授信,雪松控股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?


在此之前,雪松控股已经成为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和中macd指标详解江信托(现已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)的控股股东,其大宗商品主业开始往上游延伸,布局全球矿产资源。拿到了金融牌照,意味着拿到了整合全产业链的钥匙。

四大行的至少400亿元授信,“1+1+N”的银企合作模式,无疑为雪松控股深入布局供应链提供了良好契机。这不仅意味着雪松控股获得了其他民营企业难以企及的资金优势,还意味着雪松控股未来在大宗商品资源并购、供应链上下游资源整合等业务上,获得了无比便利的条件。而随着产业渗透的加深,这将为雪松控股建立核心优势和壁垒,创造新的机遇。

放眼到国际市场,在大宗商品交易领域,一旦掌握了产业定价权,则具备了和国际巨头抗衡的实力。某种程度上,这对加大国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自主可控性,具有长远意义。

在2019年雪松控股的新年献词中,张劲称,到2021年,雪松控股要成为一个全球顶尖综合性产业集团、服务两亿人口、连接三万家企业。对雪松控股而言,这考验的是企业的战略眼光、执行能力,以及对长期价值的坚守。

*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。

相关阅读